我今年33岁,小学五年级就患上强直性脊柱炎了,疾病的痛苦,求医的艰辛,生活的艰难,让我历尽沧桑。不可思议的是,我现在治好了。

我是家里的唯一的男孩,自小就备受父母疼爱,学习成绩也一直名列前茅,全家人一直以我为骄傲。

不料,在小学五年级一次夏季运动会上,200米短跑之后,吹了一中午的空调,午休醒来,突然觉得关节又酸又痛,当时没在意,感觉过几天就好了。但是结果不是这样。

疼痛一直没有消失,反而从左腿转移到右腿,几天后又从右腿转移到左腿,两条腿呈交替性疼痛,两个月后胯骨和大腿根部也开始疼痛。

到了第二年清明,上山植树,没带雨伞,突遭雨淋,之后变得更加严重,腰、背、脖子也先后疼痛起来,每走一步路都疼得钻心。

镇医院开的药吃了不起作用,父亲又带我去县医院。医生问了情况,让我做了几项检查,初步判断我是类风湿,还问了我们家有没有人得这种病。

医生给我开了药,有片剂,有口服液,还有中药丸。可是吃了几个月仍不管用,腹股沟和尾椎疼得更厉害,颈椎、胸椎、腰椎像有虫子爬进去咬着一样疼,这种痛对天气变化很敏感,阴雨天将要来了,我能提前两天感觉到。慢慢的行走开始变得困难起来,特别是早上刚起床那会儿,腰背僵硬,要爸妈捶十几分钟才能缓过劲儿来。

情况越来越糟糕,爸妈开始紧张起来。他们卖了家中的粮食,又从姑姑和舅舅那借了些钱,带我去省城最大的医院治疗。

省医院给我抽了血、拍了片,做了各项检查,血沉、抗O都超出正常值,HLA-B27呈阳性,骶髂关节异常,诊断我为强直性脊柱炎,让我住院治疗。输液,吃药,外加烤电,理疗。用的都是非甾体抗炎药、止痛药、激素等,都是暂时止疼而已,烤电和理疗也仅仅是让人舒服一小会儿。

一个月后又给我做刺血疗法,也是没用。

最后又给我做小针刀,刀口愈合后又让我贴医院熬制的膏药,断断续续治了八个月,还是没觉着有啥根本性的变化,家中已是举债累累。

爸爸是个要强的人,铁了心要给我治病,借不到钱了,就到邻县一个小煤窑下苦力,没日没夜的干,经常一天在井下上两个整班。几个月后,一场灾难降临了,几百米深的煤窑雨后多处塌方,爸爸和十几个工友全部遇难。

母亲哭的死去活来,拿着矿上的赔偿发誓说,一定要把我的病治好。

之后我们又去了北京最有名气的部队医院,结果和省医院一样,折腾了几个月,抱着希望而去,带着失望而归。

后又转到广州一家中医院,针灸、按摩,大包小包的中草药,每天熬着喝,苦涩难咽,喝得直吐,可是仍然无效。

病情愈加严重,我发现自己早晨起来后,整个后背从颈椎到胸椎再到腰椎尾椎所有脊柱关节都是僵硬的,下了床一个小时内不能行走,后背总感觉像是有凉风往骨头缝里钻,整个脊柱硬得像一根棍子,颈椎疼痛脖子不敢转动,腰疼得直不起来,胯骨疼的不敢久坐。到了晚上,一躺下,全身关节都无法动弹,像个僵尸一样,严重时睡一个晚上感觉比干一天重活还累。

一晃二十年过去了,原先品学兼优给家中带来无限希望的我,如今早已落入人下,眼见同学一个个结婚生子,而自己连个对象都处不了。

省医院、北京、广州的医院都确诊我是强直性脊柱炎,可治疗结果却让人大失所望,病一直治不好,医生说这是免疫性疾病,国外把它称作"不死的癌症"。好像无法治愈。

可是,我这个人天生好强,我相信古人一句话:病非人体素有之物,能得亦能除,言不可治者,未得其术也。所以这些年虽然一次次失败,后来又演变出眼部、肺部疾病,但我始终没有灰心。

终于在去年年初,一天我在报纸上看到一篇关于老师讲解强直性脊柱炎的报道,通过加微信:咨询,联系上了老师,开始按照老师的方法进行调理。没想的是,只一个晚上,我就感觉到疼痛明显减轻,一周后,后背不很僵了,脖子能转动了,不到两周,胯不疼了,腰明显能直起来了。

这太出乎我的预料了,我治疗这么多年,从没遇到这么神的老师。又坚持了一个月,疼痛完全消失了,弯腰翻身都很灵活。我感觉整个身子都很敏捷,于是开始尝试着干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,老师提醒我,这个时候千万不要大意,要继续调理,并适当做一些体育运动,把自身免疫力彻底提高起来。我照着做了,继续坚持老师的方法,并坚持每天跑步,踢球。

又过了两个月,眼部肺部不适也彻底好了,强直僵硬的身体变得敏捷强壮。

现在已治愈一年了,再也没犯过,可以一路小跑上下楼。病治好了,世界好像也变了,心里高兴坏了。如今的我,已经和正常人完全一样了,不仅找到一份稳定的工作,而且还谈了女朋友,与女友相处甚欢。

前段时间又去医院复查了一下,各项指标都降到正常值了,X片显示脊柱间隙清晰了,我太感谢老师了,真是口渴时方知水的珍贵,患病时才知研制人的伟大!

通过这些年的治疗,我真正体会到啥是名医啥是庸医了,很多大夫身上挂着主任医师、副主任医师的牌子,而真正面对顽症时却百无一能,业内人士都知道这是论资排辈熬出来的,现实中这种人很多,有真本事的人极少。

没病的感觉真好,想去哪去哪,想干啥干啥,工作越来越出色,工资拿的越来越多,亲戚朋友脸上都露出赞许的目光,妈妈脸上也露出了久违的笑容。

偶尔给同事们说起那段经历,同事们都露出惊讶不相信的表情,好像我说的是天方夜谭、不着边际似的,因为他们看到的我是:手脚利索,工作效率高,什么事都不落人下,领导越来越器重。

而我不管任何时候都忘不了那段经历,从内心感谢帮我治好病的老师。同时也祝愿正在遭受病痛折磨的朋友早日获得康复!在没接触老师之前,千万不要轻言放弃。请相信这个病是能够轻松治好的!老师的微信:,希望能够帮到大家。